大嶼山的海豚,會不會是香港人的前車?

當中華白海豚都離開香港大嶼山水域,我們又可以去那裡?

在筆者眼中,大嶼山並不是醜小鴨、也不是腳趾尾;當然,在當權者眼中,大嶼山除了是個無可估量的大金礦,也是政治投誠的籌碼。然而,對於生活在大嶼山一帶海域的海豚,大嶼山依舊是大嶼山。

洪家耀博士(Samuel),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,自九十年代投身本港鯨豚保育事業,也希望視之為終身職業。我們視中華白海豚為香港的象徵,可是近十年來,由於來往珠江口及澳門的船隻愈來愈多,是直接減少白海豚數量的主因,「十年前我香港水域有超過150條,但到了2012年,只剩下61條。」Samuel 亦對政府近來意圖開發大嶼山感到憂心,「機場第三條跑道、港珠澳大橋、東涌、大小蠔灣、交椅洲等地填海計劃、石鼓洲焚化爐、東大嶼發展第三都心等,上述工程都會把白海豚趕入絕境。」

繼續閱讀 “大嶼山的海豚,會不會是香港人的前車?”

馬拉松視障跑手及領跑員專訪 – 梁耀忠議員及視障跑手李啟德

一年一度的香港渣打馬拉松將會在今個星期日(2月16日)舉行,若果你是長跑常客,大概都會發現跑道上有愈來愈多的人穿著起「領跑員」、「視障跑手」的背心。跑步從來都是一個人的磨練,現在要兩個人,一條帶,一條心,42.195公里絕不易走。 繼續閱讀 “馬拉松視障跑手及領跑員專訪 – 梁耀忠議員及視障跑手李啟德”

踏破鐵鞋尋遍香港廢墟 | 廢墟達人劉李林先生


人稱劉Sir 的劉李林是聖雅各福群會的社工,他興趣是要踏遍香港的天涯海角,路走多了,吸引劉Sir 未必是壯觀的自然風光,而是一座又一座湮沒了的廢棄建築。

繼續閱讀 “踏破鐵鞋尋遍香港廢墟 | 廢墟達人劉李林先生”

【這天最終須分手 拆夥晚餐是最後】 行在官塘坊民坊的最後歲月

5公頃的土地,400多億的利益,問誰不會心動?市區重建局承接了自2001年成立以來最大的「刁」,整個官塘裕民坊將會拆卸重建。官塘是香港首座衛星城市,也是香港輕工業起飛的象徵,在2014年往後的日子,它將會是「起動九龍東」計劃的火車頭。急速的發展腳步,市民根本無法剎停,往日的街坊情誼、睦鄰關係,小城故事等,還能重聚,那就是緣。 繼續閱讀 “【這天最終須分手 拆夥晚餐是最後】 行在官塘坊民坊的最後歲月”

【上水實況】 年三十晚 vs 大年初一

上水是距離深圳最近的市鎮,她也是中港矛盾的最前線。水貨問題一直圍繞著這個北部城鎮,且一直沒有改善或好轉,水貨客愈來愈多,當地地鋪租金飛升,交通亦漸見繁忙混亂,街坊店面都相繼結業,取而代之都是專為大陸水客服務的商店,當地居民生活大受影響。可是政府卻只會用「包融」、「希望市民忍耐」、「發展旅遊業」等空洞藉口去推卸責任。上水一年365日,只有新年那幾天得到短暫的寧靜。 繼續閱讀 “【上水實況】 年三十晚 vs 大年初一”

三人流浪 攝於天地之間 – 「流浪攝。」專訪

「我們一路堅持披星戴月上山拍攝雲海、星河、崇山、峻嶺,其實是想讓沒有機會去欣賞香港嬌艷奪目自然風光的人能夠知道,香港除了高樓大廈外,仍有很多地方是相當美麗,是值得我們去守護。」Facebook 山野攝影群組「流浪攝。」首領聯師兄與隊友Tony 和露伊,三個人,一道氣,花了整個2013,遊走數十個山頭,拍攝了數以百計的香港郊野相片。有人性,鏡頭裡總有豐收。2013年底,三人在文化中心舉行了相展,吸引無數朋友前來欣賞。2013,是流浪攝的豐收年,畢竟在2013年伊始,他們亦沒有想到能夠走到這樣遠。 繼續閱讀 “三人流浪 攝於天地之間 – 「流浪攝。」專訪”

「東北攻略」反制新界東北發展計劃

梁振英曾於2013年7月於立法會就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發言:
「本屆特區政府摒棄短期思維,為未來二、三十年的長遠需要早作籌謀,今日20歲的年青人,10年後成家立室,養兒育女,到時居住單位主要來自新界東北新市鎮;今日的初中學生,他們20年後的家會在新界北,今日的幼稚園小朋友,他們30年後的家會在填海新區,這些都是本屆政府推動中長期土地供應的工作目標。」
今天八、九十後的年輕人,面對飛升的樓價只能望門輕嘆。新界東北發展,受惠理應是年輕一代,可是民調顯示有86%的年輕人期望新界東北「不遷不拆」。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葉泳琳更揚言:「寧住劏房,不遷不拆新界東北」。究竟在年輕人眼中,新界東北發現計劃又是什麼一回事。

繼續閱讀 “「東北攻略」反制新界東北發展計劃”

黃色巨鴨登陸香江是2013年最快樂的事! | 訪談黃色巨鴨 Rubber Duck 專頁管理人 Wincy

回想2013年,香港紛紛擾擾。對於經濟,我們迷惑;對於政治,我們深感無力;對於生活,我們甚無選擇。整年來,能夠讓香港人開懷大笑的,又有那幾次呢? 2013年五月天,豔陽已高掛,在維多利亞海港中,黃色巨鴨載浮載沉,五支旗桿、天星碼頭、海港城每日都人流如鯽,人人面上都露出久違的童真笑容,數十萬人就是來看看這隻兒時洗澡時的好夥伴。 繼續閱讀 “黃色巨鴨登陸香江是2013年最快樂的事! | 訪談黃色巨鴨 Rubber Duck 專頁管理人 Wincy”

正義:一場的思辨之旅 - 香港電視與香港世事

沒有人想到,電視牌照會弄到滿城風雨,過去兩星期,政圈、娛圈風高浪急,香港人沒有權利去選特首,今天連選電視台也沒有機會,只餘下兩隻腳走去公民廣場,一張口在鐵屋吶喊。左一句一籃子,右一句行會保密就是黑箱作業的最佳盾牌。十月前,若高等院校邀請王維基,大都是談公司管理、企業管治,沒有想過,今天他來臨理大是和同學講公義、談夢想。也許正如他所言:「至今發牌與否已經不是至關重要,最重要的是香港是否仍是行法治、講公義的城市。」


論製作
觀眾厭倦了無綫的「樣板戲」,故很期待港視製作的《挑戰》。「我們派員到越南的韓松洞拍攝,那個洞大到可以容納到一架民航客機!同事們為了拍攝,也要接受連串體能訓練,當時有位攝影人員在練訓期間從高處墜下,命懸一線。我看見他血流披面送入醫院,醫生跟我說:『快點叫他的太太來!他很可能支持不到!』此時我真的很恐懼!不過幸好那位員工已經漸康復……我們拍攝如National Geographic的節目,是希望香港人能夠有冒險精神,這個是很重要!」

即使港視未獲發牌,有同學希望王把《警界線》製作成為Blu Ray DVD發行,因為香港人都很想看全篇劇集。「十八集的《警界線》,公司投資了二千五百萬元,賣 DVD 根本不能回本。王早前去過中大分享會,看見數以千計充滿希望與期待的眼神後,決定實行更 Risky 的計劃,「腦裡有Plan B、Plan C和Plan D,希望能夠把已拍好的劇集跟觀眾分享。」

論專注
未賣出香港寬頻之前,王維基是無綫電視的廣告大戶,當時無綫電視還是由邵逸夫爵士「打骰」。王維基很欣賞邵爵士的專注,「他(邵)很愛電影,每天都會在自己的家庭影院內看幾套電影…現在經營電視台的人都有其他生意,我想不會再有人會好似邵老般經營電視台」。電視台是創意工業人才培訓基地,亦只有電視工業是需要日以繼夜不停製作,台前幕後的人才會有不斷練習的機會,那才會有過去香港電影、電視工業的輝煌成就。曾經,我們都十分期待王維基能成功掀起電視台革命,但如今革命失敗,「日後即使再有人出錢搞革命,也沒有兵士會出來衝鋒陷陣。」

論失敗
王維基自言一世行運,在大學讀書時已經開始做生意賺錢,從IDD 長途電話到香港寬頻,事業都是無往不利,直到今年十月電視大亨夢碎,有同學問他這次是否他人生最大敗仗。「我已經五十二,Steve Jobs 逝世是五十六歲,所以我還有四年時間(眾人大笑),但你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人生的路不可能是一帆風順。我亦感激上天給予了我很多歷練的機會,我相信沒有事情是白費心機。愈上困難,我會當作是行100 公里的毅行者吧。」

「沒有分手不能用時間去凋淡…」對於能否發牌,王坦言不再存有希望,即使仍有數以萬計的群眾走上街頭,圍堵立法會。主持人覺得人民的力量也是不容忽視,就如 2003 年七一遊行和 2012 年反國民教育,都是群眾力量彰顯成果。王覺得兩件事情的性質並不相同:「廿三條和國民教育當時仍在公眾諮詢階段,但今次發牌已由行政會議拍板,結果塵埃落定……而其實香港電視只是商業機構,它存在與否對大家沒有直接關係,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居住的香港,還是不是一個行法治、講公義的城市呢?」

「從前我們住在香港,今日我們住在一個叫作香港的地方」梁治一年多,愈來愈多人考慮移民,因為香港變得愈來愈陌生。風眼之中,我們定當珍惜仍擁有的權利,正如王所言:「特首不可能當上一輩子!」